教育方针
网站首页 > 教育方针 > 文章列表

徐海东之女徐文惠:“文革”中我替父亲坐牢(3)

发布时间:2019-06-12


  宋庆龄曾感喟:“在我看来,自从1949年10月1日——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以来,中国最伟大的转变就是我们的国号中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了‘人民’这两个字。这两个字不是为了装饰点缀,它的重要意义在于同样有史以来第一次表明我们政府巨大力量的所在——人民。”  中国人民真正成为新国家新社会的主人,这是中国人民社会地位的根本变化,从此可以集中力量从事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方面的建设,创造幸福美好的生活。

  此外,特斯联科技未来城市事业部副总经理鲍敏在峰会上谈到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赋能城市管理与服务的实践与技术趋势,并结合特斯联近期正在研发的机器人生态,分享了利用技术助推行业落地的法门。大华股份智慧城市研究院总工程师董志飞在会上介绍了大华智慧城市研究院对智慧城市的建设与数字经济的发展的理解,并发布了大华在平安城市的布局。依图科技副总裁罗忆做了题为“智慧城市AI视觉中枢”的演讲,分享了“算法即芯片”的计算机视觉技术,以解决平安城市的痛点。

徐海东之女徐文惠:“文革”中我替父亲坐牢(3)

    打仗有瘾,当官没瘾    1936年西安事变时,我的大哥徐文伯在西安出生了。

1939年5月,我在延安出生。

9月,父亲随刘少奇调往华东新四军。 路上,刘少奇改用化名,扮成父亲的秘书,抱着四个月大的我,前往华东。 此后的行军中,我和哥哥就是被用筐子挑着,一头是我,一头是他,随着部队转移的。

哥哥从小就很老实,爱学习。 父亲虽然病了,但对他的要求非常严格,很早就让他学认字,每天读报纸给父亲听。 我想,哥哥后来能担任部副部长,和他从小勤奋好学分不开。 我那时候却比较调皮,上房子上树,早上穿的衣服到下午就烂了。

我的性格像我爸爸,天不怕地不怕。

但是有一条,我们的学习都特别好,几乎都不用父母操心。 上初中时,我获得三年全优,高中也是保送的。     妈妈共生有4个孩子,我下面还有两个弟弟。

    在大连,我们的生活条件有了好转。

在我的印象中,父母却因为该不该给我买条裙子而吵了架。

母亲说,孩子上学,总要有一两套漂亮的衣服,过个节,或开联欢会时穿。 父亲却说,你一下子给她花这么多钱做衣服,你忘本。 两个人吵了起来。

他们的生活都非常俭朴,要求我们也一样,即便家里吃饭,菜也要分成一人一盘,要全部吃光,从不允许掉一粒米。

    1955年,父亲被授予大将军衔,翌年移住北京,并在党的八大上当选中央委员。

而父亲却说,我这个人打仗有瘾,走路有瘾,以前喝酒也有瘾,就是当官没有瘾。 父亲一生曾三次让官,后来他一见到周总理还在谈:我一直养病,为党工作太少了,授我大将军衔,有愧啊!    父亲常年要靠吸氧维持生命,却仍坚持领导编写战史。

1958年,我考入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那一天,爸爸还给我改了名,叫徐红。

他说,我和你妈妈都是红军,你要做又红又专的接班人,继承老红军的革命传统。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北京军区总医院工作。     然而不久,文革开始了。 我们如此又红又专的家庭也难逃厄运。

    那时我家住在北新桥,离我的工作的地点不远,我每天回去还可以帮忙照顾父亲。 文革开始后,父亲的保健医生都被卡住了,药不给了,只能靠我从医院给爸爸拿药,拿针管……但没过多久,我就被关起来了。

实际上,关我就是为了想整死父亲。     几个月过去了,父亲常问母亲,怎么还不见女儿回来?母亲不敢讲,就骗他说我参加医疗队下了乡。

但没想到,父亲心里却非常明白,一天,他突然感叹地对母亲讲:女儿是替我坐牢去了。

3。

网站地图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海源北路

Copyright? 2012-2015 版权所有:教育目的www.36788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