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方针
网站首页 > 教育方针 > 文章列表

田青:立法是对非遗认识的升华

发布时间:2019-06-12


  是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奉陪到底的支撑。    然而,在具体协商之前,在阿根廷的中美会晤,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大的框架,现在特朗普政府突然抛开那个数字,自己又定了个数字要中国埋单,那又怎么可能另外,至今你美国不对中国出售高科技产品,这个采购规模又如何快速扩大  特朗普很善于在谈判的时候搞突然袭击,就是所谓的交易的艺术,前不久对第二次金特会也是如此。

    年5月16日,国际人工智能与教育大会在北京召开。

田青:立法是对非遗认识的升华

  口述:田青(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整理:本报记者黎宏河    《非物质遗产法》所历经的10多年立法进程,实质上也是人们对非遗逐渐认识的过程。

    最早开始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立法时,非遗保护工作还没有全面深入展开。 那时,人们对非遗的认识不充分,甚至还有错误。

比如,最初在起草法律时,就有人提出:保护非遗是对的,精华当然要保护,那糟粕怎么办?    这个精华和糟粕的二元论思想始终影响着这个法的起草和通过。

    关于非遗的精华和糟粕这种非黑即白的二元论,实际上与我们在政治上、文化上所走的弯路、犯的错误类似。     实际上,精华和糟粕有时候是很难区分的,比如黑和白之间也还有各种各样的灰色。

更重要的是,精华和糟粕是人们一时一地的认识。

不同时代、不同地域背景下,人们对一些问题的看法、认识是不相同的。

    比如,裹小脚要不要保护?现在来看,裹小脚是传统文化中的糟粕,肯定不能保护。 但是,即使是这样丑恶的,你也不能一概认为是糟粕。 在非洲,有的地方流行在嘴里塞一个东西,把嘴撑得大;在缅甸,人们在脖子上套一圈一圈的项链,把颈撑得特别长;包括现在,人们也在使用各种文身,甚至在肚脐上扎眼等。 这些靠改变身体的自然状态来追求美的行为,实际是人的本能。

人可以为了美而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而你不能说类似的都是糟粕。 回到裹小脚的问题,那时裹小脚都是妈妈给自己的女儿裹。 你说她的母亲不爱她吗?不是的!因为在那时代,小脚被认为是一种美。     我举这个极端的例子是想说明:当年很多人反对非遗保护,也不支持立法工作,实际上是前面所说的二元论的观点在作怪。 随着非遗保护的不断深入,尤其在最近几年,不断成为一个社会热点,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提高了认识。

    立法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并没有白经历,它是全社会重新认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过程。 这段时间是必要的。

如果没有这几年全社会的思考或者说文化自觉,也不会有《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通过。 所以,我们不能说这么长的时间没通过,就有什么问题。 因为它孕育着一个新的思想、一个新的理念,这个新的思想和理念要被社会接受,需要一个过程。

网站地图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高新区海源北路

Copyright? 2012-2015 版权所有:教育目的www.36788p.com